<pre id="l3n9d"></pre>

        <th id="l3n9d"></th>

        <th id="l3n9d"></th>

        <nobr id="l3n9d"></nobr>

          佛山在線

          高端訪談|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袁奇峰: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為廣佛全域同城化帶來了什么?

          4月10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正式發布,為建立全國統一大市場、實現區域市場一體化帶來了新發展機遇。廣州與佛山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極點城市,其同城化、一體化進程也將迎來加速。特別是近期廣佛新干線、廣州7號線等基礎交通設施開通,也讓廣佛的連接愈加緊密。

          在全國統一大市場視野下觀察廣佛都市圈,兩座極點城市將擦出怎樣的火花?未來廣佛全域同城化將是一幅怎樣的藍圖?對此,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常務理事袁奇峰分享了他的觀察與思考。

          專家簡介

          袁奇峰,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常務理事。研究方向為城市規劃理論與設計,擅長決策型的區域與城市發展戰略規劃、城市設計,法定的城市總體規劃、詳細規劃。長期致力于城市與區域發展、城市更新及土地制度、保障性社區與城市住房制度、廣佛同城化研究。

          廣佛在空間上已經融為一座都市  

          沿著廣佛邊界由北向南,已經形成了完整的“核心—邊緣”圈層式城市空間形態。

          《理論周刊》:廣佛同城已啟動13年,您如何看待廣佛同城化發展的情況?

          袁奇峰:從市場自發、政府對接到全域同城化,廣佛同城化發展經歷了幾個重要階段:2008年以前,廣佛同城主要由市場力量推動,廣佛同城的概念逐漸進入政府決策視野;2008年底,國務院出臺《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把廣佛同城化提升到戰略層面,2009年正式啟動實施后,從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開始并逐漸擴大至體制機制、產業協調、環境保護等領域;2019年隨著粵港澳大灣區戰略的推進,兩市提出共建“‘1+4’高質量發展融合試驗區”;2021年底《廣佛全域同城化“十四五”發展規劃(公開征求意見稿)》出爐,廣佛全域同城化邁上新臺階。

          當下,廣州與佛山在空間上已經融合成為一座都市。在城市規劃領域,所謂“都市”是一個實體的狀態,是一種空間關系,這與體現行政邏輯的“城市”存在本質區別。以這個視角看廣佛,兩市交通設施互通、生活服務開放,芳村—桂城、中山八—鹽步、金沙洲—里水等區域的同城化程度不斷加深,空間日益連綿。從黃岐“中山九路”到廣佛線、海八路貫通的千燈湖,沿著廣佛邊界由北向南,形成了完整的“核心—邊緣”圈層式城市空間形態。

          此前我們有一項研究,通過綜合POI數據和夜間燈光數據來分析廣佛跨界城市實體地域范圍。研究發現,廣佛的城市實體地域總面積為2320.75平方公里,其中核心城市區為579.25平方公里。和北京、上海相比(不考慮邊緣郊縣城市),廣佛的面積和平均半徑都最大:廣佛的平均半徑為24.76公里,北京為22.96公里,上海為19.23公里。整個廣佛城市區域范圍由1個核心城市區和6個郊縣構成,其中核心城市區已經打破了廣州與佛山的行政邊界,除了廣州傳統的市區外,還囊括了南海、番禺、白云、黃埔等區的地域范圍。廣佛都市圈城市的實體地域逐漸連片發展,代表了廣佛兩地的交通基礎設施互通建設以及城市共同發展建設取得了明顯成效,同時也說明廣佛都市圈城市地域的發展已經形成共同體,城市的經濟聯系、社會聯系、交通聯系等已經非常緊密。

          抓機遇創新理念構建廣佛統一市場  

          理想狀態是成立一個專職服務于廣佛都市圈建設的機構,由其推動兩地的融合建設,包括投資、基礎建設、公共服務等。

          《理論周刊》: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對廣佛全域同城化發展有何影響或啟發?

          袁奇峰:建立全國統一大市場就是要破除區域間的行政壁壘。用全國統一大市場的理念來構建完整的區域市場機制,是廣佛全域同城化建設的重要工作。對于廣佛而言,兩地市場統一后會產生新的需求,帶來的是產業發展1+1>2的效果。

          廣佛同城化啟動多年以來,一步步從“市場自發互動”走向“同城化對接與合作”,形成了以項目共建為載體、以廣佛全域同城化黨政聯席會議為核心的同城化合作模式,并取得了一定成效。然而,對照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戰略中“強強聯合,極點帶動”的空間發展要求,同為灣區三極的深港、珠澳均有國家級合作平臺(橫琴、前海)作為支撐。因此,廣佛亟須設立高等級的合作平臺,共建灣區新增長極,拓展兩市合作的高度、深度、廣度,特別是在產業協同等軟制度方面還亟待加強。

          我們要以在邊界地區建設廣佛融合先導區為契機,創新制度、政策和模式,探索利益增效機制,形成兩市利益增量平臺。理想狀態是成立一個專職服務于廣佛都市圈建設的機構,由其推動兩地的融合建設,包括投資、基礎建設、公共服務等。

          未來廣佛全域同城化的理想狀態是“兩個城市,一個都市區”,公共服務與基礎設施完全一體化,兩地政府在合作競爭中不斷改進政府服務,讓企業更滿意、人民更幸福。

          下一個十年開啟廣佛港澳合作新模式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加速一體化,從同城對接走向廣佛融合,將開啟廣佛港澳合作新模式?!罢洗媪?,形成增量”,探索“制度共建、要素共享”將是廣佛全域同城化的新機遇所在。

          《理論周刊》:當下,廣佛全域同城化發展呈現出哪些新趨勢?對未來發展有何建議?

          袁奇峰:當下,廣佛區域協同發展已經不再是簡單的同城化發展,而呈現出一體化發展的趨勢?;仡檹V州和佛山的發展可以發現,兩地一體化融合發展背后有著深層的內在邏輯,兩地發展雖有不同,但其中深埋著強大的互補性。

          從發展基礎來看,佛山的發展史是一部以市場經濟、民營經濟為導向的經濟發展史,通過充分調動各區的發展積極性,推動全市經濟增長。廣州則以政府為主導,由大型國企帶動,通過整合外資來推動城市經濟發展。從產業結構上來看,廣州的第三產業GDP占比超過60%,佛山的第二產業占比超過60%。廣州作為省會城市在第三產業上具有先發優勢,金融、科研競爭力強大,但其資源也為佛山所共享。從產業布局上來看,2021年佛山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2.68萬億元,廣州為2.2567萬億元。佛山能取得如此成績,部分得益于廣州的技術轉移和產業轉移,這種轉移也促進了兩地的進一步融合。廣佛兩地的產業布局有很強的互補性,比如廣州的汽車和佛山的汽配可以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區。

          因此,以廣佛為核心的都市圈在廣東五大都市圈中體量最大,廣佛已經成為國內同城化程度最高、政策實施效果最佳的同城化區域之一。這樣的基礎條件為兩地融合發展奠定了絕佳的優勢,如何利用好這一優勢,是廣佛全域同城化進一步發展所必須思考的問題。

          廣佛全域同城化建設過程中,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生產要素自由流通、同城生活的“三部曲”也是必須考量的因素。在市場先行的背景下,兩地生產要素基本實現了自由流通,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不斷加快步伐,但同城生活所依賴的公共服務一體化則有待進一步完善,需要更大合力去進一步推動。

          廣東金融高新區的發展是過去十年來廣佛兩地一體化發展的代表之一,而下一個十年,廣佛邊界地區仍將成為引領同城化建設的先發區域。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加速一體化,從同城對接走向廣佛融合,將開啟廣佛港澳合作新模式?!罢洗媪?,形成增量”,探索“制度共建、要素共享”將是廣佛全域同城化的新機遇所在。

          以區域協同發展促進全國統一大市場建設  

          上海財經大學教授吳一平、浙江財經大學講師蔡丞在“澎湃新聞”上發表的《以區域協同發展促進全國統一大市場建設》一文中認為,推動區域協同發展是形成全國統一大市場的重要支撐,為此區域協同發展也應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中的五個統一為目標,并對現階段如何推動區域協同發展以形成全國統一大市場給出了四點建議:

          首先,著力突破區域行政性壁壘,降低產業無序競爭。

          其一,充分利用飛地經濟、共建產業園區等重大體制機制改革,著力突破行政壁壘,貫徹產業生態圈招商思想。

          其二,成立推進區域產業協同發展日常工作專班,統籌規劃沿線城市產業規劃統籌工作,逐步建立和完善錯位競爭發展的產業政策體系。

          其三,整合發行區域內統一流通的創新券,在區域內各省市實現通用通兌,著力突破財政資金在區域間的流動限制。

          其次,創新跨區域的共同投資與公共品聯合供給機制。

          其一,建立技術轉化與產業化的標尺競爭機制,實時將區域內技術轉化和產業化項目的投入與分成比例進行比較分析,通過競爭確定重大項目產業化的最優模式,減少參與飛地經濟和共建園區建設的各方談判成本。

          其二,區域內各省市以地方財力為基礎,共同出資建立產業發展基金,增量稅收按照各省市出資比例分享。

          再次,逐步建立和完善以增量收益為核心的稅收收益分享機制。

          其一,對于區域內各城市企業遷移產生的稅收分享事宜,可以將稅收收益在遷入區和遷出區之間建立分配規則,以收益共享杠桿促進產業有序遷移。

          其二,對于以飛地經濟為代表的高端產業協同發展機制而言,各地應該首先結合當地經濟的稟賦優勢,以省級政府牽頭出臺跨省合作指導意見,包括稅收分享、指標分享、土地開發、運營管理等方面,形成動態調整滾動完善的合作機制。

          最后,提升區域協同發展管理部門的行政層級,建立區域協同發展績效聯合考核機制。

          其一,提升區域協同發展管理部門的行政層級,以此為抓手建立事權與支出責任相匹配的財政體制。

          其二,建立區域協同發展績效聯合考核機制,著重從區域一體化層面對經濟發展進行考核。在設計考核指標體系時,需要將各省市在區域協同發展中的定位和分工納入其中,設計差異化的指標及權重,這樣才能形成具有凝聚力的區域協同發展體。

          文丨佛山日報記者林潤棟 佛山傳媒城市智庫研究員田思謙、楊韻婷

          編輯丨周師伢


          国产超清不卡DvD免费视频
            <pre id="l3n9d"></pre>

                <th id="l3n9d"></th>

                <th id="l3n9d"></th>

                <nobr id="l3n9d"></nobr>